岁末的童话

首页  »  岁末的童话

   『都是这该死的短裙和高跟鞋。』我一边嘴里小声嘟囔着,一边快步穿过底层大厅,赶在电梯门关上前窜进了电梯,抬手看了看表,还好没迟到,这才长长舒了口气。我定了定神,看到去五楼的指示灯亮着,显然电梯里唯一的另外一名乘客也是去的五楼。没准是个熟人,我快速进入淑女状态,转身礼貌微笑着跟他说了声『早上好』

 
  话刚说完我就楞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他。电梯里的这个花样美男是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了,他叫毛小羽,是电视台里的制片人兼摄影师,我和他经常搭档做采访,颇为默契,成绩也不错,在台里是小有名气的一对金牌搭档,上个月我们联袂制作的土星村末日船票的采访报导还得到了台里的年终大奖,我也因此成为刚出缺的晚间新闻女主播的热门候选人。他一直对我有意思,已经多次约过我,但都被我婉拒了。毛小羽英俊潇洒,高大威武,不但长得一表人才,而且才貌双全,魔武兼修,是台里的业务骨干。他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不过做为职业女性,尤其是女记者这一公众职业,在同事中发展个人关系就等于职业上的自杀,所以我几次三番咬着牙克制住自己,不想与他发生任何工作以外的交集。
 
  『早上好,娜娜。』电梯里没有旁人,毛小羽一双会放电的贼眼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我,从长长的眼睫毛一路看到细细的高跟鞋,我被他看得心烦意乱,只好不停地抬手看表,抬头看指示灯,心想这电梯开得可真慢。
 
  『听说我们这次又有任务,是去外地出差。』毛小羽还算厚道,打破了电梯里暧昧尴尬的气氛,主动谈起了公事。我脑子转过弯来,刚想问什么任务,没想到这家伙用带有磁性的性感男中音说道:『我已经在那里的电视塔顶层旋转餐厅订好了座,采访完了以后一起去吃顿饭怎么样?』『呃~~』又来了,我心中哀叹,又要在感情和理智中激烈交战了。不过还好,电梯门开了,总算把我从这个双输的选择中解救了出来,我们步出电梯,一起走进了主任办公室。
 
  『你们都听说了风达去世的消息了吧?』不等我们坐定,花主任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花主任原来是中学校长,据说是个萝莉控,爱上了学校里的一个清纯小 女 生,事情败露后被迫离职。还好他只有心动没有行动,或者说有贼心没贼胆,这才体面地下了岗,很快又通过关系在电视台上了岗。花主任刚到我们电视台新闻部没多久,和我们这些一线记者一样,特想搞出几篇轰动性报导来证明自己。
 
  『嗯,风老去世我们都很难过。』我们两人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戚容,表达对这位业界前辈的尊敬。风达在传媒界是个传奇人物,年轻时白手起家,用毛妮的笔名写连载小说成名,号称同时能开十本书,日更数万字,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宁缺毋滥这个词。攥足第一桶金以后投资河蟹网站,从电子媒体做到传统媒体,打造了风氏传媒集团这个业内第一巨无霸,人称东方默多克,二十一世纪之金庸。然而就在他事业的顶峰时刻传来了他不幸猝亡的消息,官方的说法是风总操劳过度导致心脏病猝发,小道消息却说他死于马上风,这个风流才子最终还是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
 
  『风达的葬礼刚刚结束,很可惜我们的人没抓到什么大新闻,早知道就让你们俩出马了,』花主任遗憾地说道,然而话锋一转,立刻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正好有个好机会,风达的独子风慎,要去见风老的律师,宣读遗嘱,接受遗产。
 
  我刚跟他的助理查彤查律师签好了协议,我们的记者可以登上他的私人飞机和他同机前往,同时对他的行程做独家特约报导。这位风大少我们都知道,很有个性,仗着他老子的名头在娱乐圈里四处招摇,是非不断,跟着他一路,肯定能有大收获,这个机会你们可千万要抓住。』花主任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又补充道:『娜娜,他特别要求你去。』
 
  『我,和他是大学同学。』我解释道,然后看到花主任目光中的疑问变成了熊熊的八卦火焰,又补充道,『我跟他约会过,不过就一次。』『你和风慎约会过?』毛小羽用奇怪的语气问道,含义不明。
 
  『是,不过就一次。』
 
  『那可是风慎啊,亿万富翁,他有私人飞机,他的游艇有半个街区那么大。』花主任兴奋地搓着双手说。
 
  『是他老爸的飞机,是他老爸的游艇,他老爸才是亿万富翁。』我纠正道。
 
  这个风慎是个自命不凡的臭流氓,第一次约会请我吃了顿饭就想跟我上床,以为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任何东西。才看不上他呢。
 
  『飞机也好,游艇也好,马上就都是他的了,没准我们这个电视台都是他的了。』花主任感觉到了我的不悦,提醒道:『娜娜,你要好好利用你们的旧~呃~同学关系,做好这次专访,不要被个人感情左右。对了,我已经向上面推荐你当晚间新闻主播了,好好干,我看好你哦~~』说着又转头对毛小羽说,『毛大摄影师,我们都知道这位花花大少的私生活丰富多彩,所以你千万别错过任何细节。
 
  即使拍下来的东西通不过审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头换面后送到国外去播,顶个禁片的头衔可以卖得更加好。对了,那个叫富鸡鸡的美国人,他肯定感兴趣,我们可以卖给他嘛。』我和毛小羽相顾莞尔,这个富鸡鸡大名G。G。Richie,是美国SIS午夜电视网的节目经理,和我们台常有业务往来,我们私底下把他的名字翻译成富鸡鸡,没想到刚来不久的花主任也知道了。
 
  花主任又嘀咕半天,跟我们把一切细节都计划周详,这才挥了挥手说:『好了,放你们一天假收拾一下,明天早上出发。』我们并肩走出主任办公室,毛小羽的手臂绕过我的背后,轻轻搂住我的腰,他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过,看来刚才说的风慎的事让他受了点小刺激。我心一软,就装着没注意,任由他搂住下了楼。
 
  『明早我来接你,一起去机场。』楼下分手时他平静地说,听不出是喜是怒。
 
  一天的假期在收拾行李和胡思乱想中很快过去了。白天分手时毛小羽平静的话音让我有些惶惑,又有些心疼,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风慎指名要我去做专访,不知道有什么用意,仅仅是为了老同学的叙旧吗?还是另有所图?听花主任的意思,他显然是往后者方面去想的,话里话外的鼓励我以色事人,曲意逢迎。当然他只在意采访的结果,至于我和风慎要做到什么程度,他才不会在意,更不会在乎。但是毛小羽怎么办呢?作为摄影师他会全程在场,我怎么能够在他跟前和风慎重叙旧情?还有他还再次约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也不是个事儿,我们之间的关系将来会如何发展?我可不能总是掩耳盗铃地骗自己说要和他永远保持工作关系。
 
  第二天一早,接到毛小羽的电话以后,我出现在公寓楼下,穿着一条白色的过膝铅笔裙,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白色低胸上衣的领口上方,配上一条珍珠项链熠熠放光,把阴影下深深的乳沟衬托得更加诱人。早上挑选服装的时候,我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一件红色的西装外套和红色的高跟鞋。这种搭配在工作场合显得过于轻佻,平常上班时我几乎从来不这么打扮的。不过上回毛小羽说过,我穿红色的特别精神特别性感。反正花主任指示过了,今天的任务就是取悦风慎,所以要打扮得花枝招展些,嗯,就是这样,我对自己说。
 
  毛小羽出人意料地坐着一辆超长型豪华卡迪拉克轿车来了。这是台里最好的座车,向来是接待贵宾时才出动,我们可还没资格享受这种待遇。毛小羽和小车班的主管陆小安是铁哥们儿,想来是他假公济私了一回。果然车一停下,司机一侧的车门打开,一身黑衣黑裤黑鞋黑帽白手套的陆小安走了下来,一身盛装却没有专车司机的觉悟,嬉皮笑脸地叫了声『娜姐好』,又朝车内挤眉弄眼了一番,从我手中接过行李消失了。毛小羽从后座钻了出来,手搭在车顶邀请我上车。
 
  我上车坐好,毛小羽跟着钻了进来。后座的空间很大,可他还是紧贴着在我身边坐下,一直没有放下的手臂顺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下意识地想往旁边挪动,可是肩头被他搂住,力量虽然不大却也让我的身体软软地无法移动,一动一静之间,短裙的下摆往上收缩,一大片蜜色的肌肤暴露在他的眼前。毛小羽贪婪地看着眼前的春光,目光逐渐上移,在我的胸口停留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上移,最后盯住了我的双眼,说道:『从这里到机场,大概有半小时的车程。我们该如果渡过这段美好时光?』
 
  每次他用这种调笑的口气跟我说话,都会让我内心剧烈挣扎,是从还是不从?
 
  不过这一次职业原则的防线很快被冲垮,我挑逗回去:『你说的好时光,都会包括哪些好事?』
 
  毛小羽似乎受到了鼓励,身体贴得更紧了,几乎凑到了我的耳边说:『你明明喜欢我,可为什么一直拒绝我?』
 
  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直率,我可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承认自己喜欢他,可是又不愿否认,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一声不吭地看着后座和司机之间的挡板缓缓升起,陆小安不愧是他的铁哥们儿,两人配合的真默契。
 
  『你不承认也没有用,这些日子来我们朝夕相处,合作默契,就算你嘴上不说,你的身体早就出卖了你。』毛小羽继续着攻势,『你别忘了我是个摄影师,眼睛毒得很,见微知着是我的职业特长,你瞒不过我的。我知道你喜欢我,你需要我,就像我喜欢你需要你一样。』
 
  『不能和同事发生感情纠葛,是职业原则。』我嗫嚅道,『万一我们的感情将来有什么变化,我们的工作关系也就跟着毁了。』毛小羽没有辩驳,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扶住了我的脑袋,一对嘴唇狠狠地印上了我的双唇。我软弱无力地稍作挣扎,就任由他的舌头挑开我的牙关,侵入我的嘴里,追逐着我的舌头